从比特币到Libra,一个金融人眼中的区块链

胡捷,现任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(SAIF)教授,研究领域包括金融科技、财富管理、金融机构与金融市场。

他曾获得美国西北大学凯洛哥商学院金融学博士的学位。在美国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,任职高级经济学家多年。回国后,曾创办一家软件公司和两家互联网公司。曾任迅雷集团金融板块CEO。自2010年起,胡捷在长江商学院、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等多所高校任教。目前运营一个“区块链+供应链金融”项目。

胡捷的讲课很有特色,他往往从最基本的概念出发,按照事物发展的逻辑,迷雾中抓住问题的本质。通俗易懂的讲解、朴素幽默的语言、清晰流畅的表达,让人听来如沐春风。他像一位行走在金融世界的文人墨客,黑暗中挑起一盏青灯,照亮庙堂和江湖的两端。

从比特币到算法型账本

金融的核心是投融资,也就是以钱换钱的交易。投资人是先给钱、后收钱,融资人是先收钱、后给钱。

一个金融系统的核心要素是可信的账本和稳定的货币。比特币的失败之处在于“作为货币,它不稳定”,其价值在于“作为资产,它是限量版的数字文物”,其贡献在于“作为示范,它是算法型账本”。

算法型账本是比特币的“遗产”,涵盖了共识记账、权益通证和智能合约等三个层面。

共识记账是对传统记账方式的替代,分布式的方式有其独特的价值。

通证(Token)如同一张白纸,本身一文不值,其价格是由发行方约定的。其本质是一种权益凭证,即代表特定权益的载体,且在技术上天然数字化。

通证具有加密化、协议化和智能化等特征。用通证来承载权益,我们称之为权益通证化。生产和交换是基本的经济活动,一切经济交换都是权益的交换,权益通证化的目的是提升权益交换的效率。

智能合约使得规则代码化,主要适用于实现与通证流转直接相关的记账逻辑,传统的IT系统更适合承载其他业务逻辑。

综上所述,用智能合约来实现利益分配,用加密通证来承担权益表达,用共识记账来记录通证流转,具备这些特点的商业模式,就是通证商业模式。由通证商业模式主导的经济体系,可成为通证经济。

金融应用与监管

区块链技术初出茅庐就涉及了金融领域中最敏感的三个业务:证券发行与交易、资金募集和货币发行。监管的逻辑出发点是:削弱/消除信息不对称、保护非专业投资者和防范系统性风险。

现有的监管政策和法律法规是人类经验的总结。出台新的监管措施时,要回归监管的逻辑。针对区块链技术涉及的金融应用监管,在逻辑基础上,应该与传统金融业务一视同仁。

若一项商业活动满足Howey Test,就是募资。通证可以作为募资工具。别人把钱给你,你把通证作为投资凭据发给别人。募资这件事是非常敏感的,因为特别容易作弊,弄不好就是非法集资。借助通证募资,无论是公募,还是私募,监管原则应该与传统募资方式一视同仁。

通证可以用作承载特定权益的证券,在公开市场上交易,则应遵守适当性原则,强制信息披露、禁止内幕交易,禁止操纵市场等。这些都是人类用鲜血换来的经验,现在证券法里的那些东西,每一条的背后都是血淋淋的故事。

在监管缺失的地方,通证型证券的交易存在价格泡沫和旁氏骗局。通证所承载的权益是明确的,但其价值因人而异,其价格因市而异。泡沫与欺诈固然不好,但监管原则应该与证券一视同仁。

货币也可以用通证来承载。虽然比特币被看作数字黄金,很多国家承认比特币的货币地位,但其不会成为主流货币。因为成为主流货币的核心要求是币值稳定,即发行量与经济增量匹配,目前对比特币来说,这一问题尚无法解决,另外,其匿名性的特点不利于税收和反洗钱,因此目前暂时没有虚拟币能够取代法币。

混乱中的数字货币

什么是货币?任何资产都可以具备一定的货币属性。具体来说,只要在某种场景下,能承担交易媒介,就算有货币属性,如黄金(避难货币)、香烟(监狱里)、Q币(网络社区中)。但是,好货币需要币值稳定、应用范围广、使用体验好。

什么是货币的载体?货币的发行与流转,操作层面所依赖的基础设施,就是账本。发行不过是账本中某个账户上多出了一个数字,流转不过是数字在账户间增减。

有哪些账本?石头账本(太平洋岛国密克罗尼西亚/商誉型)、纸质账本(商誉型)和电子账本。电子账本包括普通的数据库账本(商誉型)、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(算法型)。绝大部分传统货币,如美元、人民币、港币、支付宝余额等,其账本为商誉型账本。Libra等货币,其账本为算法型。

真正的数字货币要满足:首先是好的货币,其发行机制不限,然后是以电子账本的记账方式,最后实现的功能是交易媒介。就这种意义上,能称得上“数字货币”的有商业银行存款、Libra、DC/EP、支付宝余额。

坊间大部分的所谓“数字货币”其实是通证承载的某些特定权益,如股权、债权、期权、期货、房产权、学位……也许是一种资产,但并非货币,也就称不上是数字货币了。

暂无评论

请到【后台 - 用户 - 我的个人资料】中填写个人说明。

发表评论